作者:佚名       来源于:中华书画网

  一套“桂林山水”引出42年漫漫邮缘,更无法忘怀的是爷爷深挚的爱!邮友曾学远为您讲述《从“残破半套”到“锦绣大全”》。

  作者  曾学远

  四十二年前,我刚刚升入初中,在一本课外书上读到杨朔写的散文《画山绣水》,被上面描写的“清奇峭拔”、“绝世少有”的桂林山水迷住了。可惜那时家穷,老家小县城也很封闭,我一时无法亲眼见识这山水的风采,拼命脑补也补不出个样子来,只得问爷爷。一生蹉跎于小县城的爷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只是重复书上的那句“桂林山水甲天下”。我颇感失望。

  不料没几天,爷爷从退休前工作的单位——县副食品公司阅览室读报回来,兴奋地招呼我:“建平,快来快来!”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张很小的纸片,递到我手上,得意地说:“瞧,这就是桂林山水,好看吧?”

  那是一枚比巴掌还小的长方形邮票,被揉得发皱,左上角还盖了乌黑的印痕;上面一棵巨大的树木占据了大部分位置,树的周围和水边是或飞或立的白鸟,山水被挤到左边一小块,变成远景。看上面细小的文字,《古榕白鹭》。(图1)

  (图1:爷爷搞来的“古榕白鹭”)

  天,这是桂林山水吗?没有书里讲的像大象、像天马、像父子的奇山,看不出“清奇峭拔”,更不觉得“绝世少有”。

  看见我怀疑的样子,爷爷说这肯定是桂林山水,不会错,因为给他邮票的县副食品公司主任去桂林出过差,一眼就认出这枚贴在公函上的邮票就是桂林山水。为得到它,解放前开食杂店、练得一手包装绝活的爷爷还花了两个小时,手把手教新来的店员用油纸包糖果、烟叶、食盐。

  不久,邻居房东的女儿在院子里清理一本很厚的册子,我凑上去,惊讶地发现上面贴满了各式各样的邮票,五彩缤纷,眼花缭乱。我蹲在她身边,贪婪地旁观着,那上面许多我不知道的人物、事件、建筑、花卉、山水以美妙的姿容牢牢吸引了我的目光,我感觉一个全新世界呈现在我面前。

  很快我看见了那枚《古榕白鹭》,不皱不污,崭新发亮,它旁边竟然还有一样大小的好几枚,画着不同的山水图案,我终于从中看见了像大象、像天马、像父子的奇山,还看见了书上写到的渔船。连在一起观赏,果然“清奇峭拔”、“绝世少有”,恍如美丽的山水画廊。数一数,足足八枚!(图2)

  (图2:完整“桂林山水”)

  真是无比艳羡。

  小声问房东女儿这些邮票是从哪儿得到的,她笑说:买啊,不过这要花很多钱;没钱的话,可以收集信封上剪下来的邮票,那叫信销票,也是不错的。

  我把这话告诉爷爷,我说“桂林山水”有八枚,你得帮我凑齐另外七枚。爷爷听了长叹一声,郁郁道:我退休工资就这么一点,哪里买得起?外地没有亲友,常年无信可收,去哪里收集信封上的邮票?

  我听了顿感失落。

  到了第二年年初,一个清朗的早晨,房东女儿突然微笑地走到我跟前,递给我三枚《桂林山水》,虽然都是盖了章的信销票,却令我惊喜万分。逐一欣赏,那是《珠洞剑石》、《三山远眺》、《九马画山》,加上此前的《古榕白鹭》,有了四枚,虽然离全套还差一半,像大象和像天马的奇山却都在上面了,桂林山水有了个大概的样子。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。(图3)

  (图3:四十多年前的“残破半套”)

  把这事告诉爷爷,爷爷含笑看我半天,终于忍不住告诉我,是他跟房东讨要过这邮票的,起先他们说没有,年底房东女儿招婿上门,大办喜事,需要人包喜糖喜果,他就自告奋勇帮忙,当时并没有索要邮票,哪知房东自己想了起来,喊女儿给爷爷邮票,爷爷说麻烦你们亲自交给我孙子,让他知道你们的好。

  四枚“桂林山水”,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“画山绣水”,什么是如酒一样“看一眼也叫人心醉”的美,我好像一下子拥有了一个天高地阔、想象无际的新世界。

  然而,仅仅八个月后,1981年萧瑟的秋天,77岁的爷爷病倒了,医生都束手无策,按习俗,借来的一辆大板车把爷爷从医院拉回租住屋自家的旧床上,等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。

  房屋狭小阴暗,我和刚刚回城、一无所有的父亲不得不住到低矮的小阁楼上,闻着空气里氤氲不散的霉灰味,听着老鼠的奔跑和嘶鸣声,心绪低落到极点。

  父亲和奶奶轮流照看奄奄一息的爷爷,但爷爷似乎不认得他俩,只一声又一声地呼唤我的小名:“建平啊——建平哦——”

  我想这大概是因为我是爷爷一手带大的,在父亲下放、父母离异、奶奶为了生活不得不去外地帮姑姑带孩子的十多年里,我和爷爷相依为命,这个时候爷爷最念叨的自然是我。很可能他把我当成了唯一的依靠,就像这十年来我把他当成依靠一样。

  他在床上不断地喊我,说他好痛、好难过,要我帮他。

  可是我却害怕极了,根本不敢上前。我缩在阁楼上,浑身战栗,只会默默流泪。然后悄悄拿出一个笔记本,翻出里面夹着的半套“桂林山水”,我发现和房东家的崭新山水相比,我的山水残破难堪,一如楼下临终的爷爷,随时都会崩塌消失。

  我紧紧搂住这些山水,心里默念着“不要不要”,好像这些山水——我眼里唯一的财宝、唯一慰藉——也正生着病,也在呼喊我似的。一种如临末日的恐惧和悲伤令我无法呼吸。

  爷爷为我换来这些“山水”,可我在他需要的时候,却如此无能为力。

  这样的记忆让我以后很多年都不敢面对爷爷的遗像,也不敢在半套残破的“桂林山水”上注目。上大学时,拿到奖学金,跑到当地邮市去买邮票,买了一大堆,就是绕开了这套最初和最刻骨铭心的“桂林山水”。

  直到十八年前,父亲来我这儿过年,跟我说爷爷满百岁了,百岁投胎,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投到什么样的人家去了。我听了一时梗住,好一阵,默默合掌,在心里祷告:但愿投到好人家,眼前是赏不尽的锦绣画廊。

  也就在那个时候,我想到我得有一套崭新的“桂林山水”——新“山水”的到来毫无波澜,平淡之极,甚至都有点乏味——我从网上一次性购买了1974年至1982年除猴票、小型张和中美小版张之外的全部JT新邮,剩下的高值猴票、小型张和中美小版张就从赵涌在线一枚一枚地拍下,凑成了比当年房东女儿那本大厚册还要崭新光亮缤纷多彩的大厚册。

  八枚“桂林山水”在里面不到一页的篇幅,世界如此宽广,“桂林”之外还有“庐山”,还有“西双版纳”,还有“万里长城”、“珠穆朗玛”,我的“山水”不复是残破不全的,它组成了美不胜收的“锦绣大全”。(图4)

  (图4:今天的“锦绣大全”)

  恍惚间,我感到爷爷也年轻起来了,容光焕发,睁着好奇发亮的眼睛,看着我的这本“锦绣大全”,一如四十二年前我看着房东女儿那本大厚册的样子。他投生成了另一个我么?但愿他魂兮归来,我们换个位,我给他这本大全册,对他说:别难过,别伤心,世界日新月异,我们从现在起,到下辈子、下下辈子,都会是满目锦绣,山水壮美。




上一篇一个收藏捡漏的故事

下一篇我和收藏那些事:发掘澳门邮票百年中的唯一



 【相关文章





版权声明: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,作为参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ag8国际大厅登录首页及时删除处理!转载本站内容,请注明转载网址、作者和出处,避免无谓的侵权纠纷。